<acronym id="qmmim"></acronym>
當前位置:白鯨出海 > 資訊 > 正文

SHEIN一件衣服賺4元,利潤薄如紙,工廠為何還搶著供貨?

pridecheung  ?  ?  原文鏈接

來源:藍海億觀網

作者:億觀先生

SHEIN 的低價,從來沒讓消費者失望過。

一件小連衣裙,Zara 要 30 多美元,SHEIN 只要一半,甚至有些低于 10 美元。

5 美元一件的露臍上衣、10 美元一條的熱褲,價格低到讓人無法抗拒。

即便如此,SHEIN 還經常打出“骨折價”,一個活動,首頁顯示 4 折,而在購買頁面的引流款,甚至低至 3 折。

微信圖片_20211029202025.jpg

除此之外,“買三件打五折”的活動頁面,也經常見到。 

微信圖片_20211029202044.jpg

深圳服裝賣家 Jack 對此就十分不解。

“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控制成本的,這樣定價,難道采購衣服都不要錢的嗎?即便是國內平臺的售價都不止這個價格??!”

如此低價,SHEIN 利潤空間很薄,而上游的工廠的利潤,更是比紙還薄。

然而,許多工廠依然搶著給 SHEIN 供貨,這是為什么?

SHEIN 的單品利潤率被壓到了極致。2020 年 SHEIN 營收近百億美元,并且實現了 8 年連續增長超過 100% 的業績。

但是,其運營利潤率僅 8%,EBIT(息稅前利潤率)更是僅有 6%。(雪球財經)

也就是說即便在不考慮利息、稅率等問題的情況下,SHEIN 一件售價 10 美元(約人民幣 63.85 元)的產品,利潤不足 4 元人民幣。

扣除利息、稅收之后還會更低。

壓低了利潤,還要保證盈利,SHEIN 對供應商的采購價格也壓到了極致。一位供應商反饋,給 SHEIN 供貨根本就沒有利潤。

深圳快時尚獨立站賣家 Wendy 反饋,在同一家工廠拿同一個款式的貨,SHEIN 的拿貨價格普遍要比他們低 5 元。

這是 Shein 在供應端的成本優勢,也確實是建立在壓縮工廠利潤的前提下。

而 SHEIN 在供應商面前,基本處于強勢地位,甚至掌握了產品的“定價權”。

前 SHEIN 供應鏈管理人員 Tim 向《藍海億觀網egainnews.com》透露,SHEIN 在產品設計階段,就會一套定價體系,可以倒推出成本,鎖定產品的定價區間,而后再以此為依據,讓供應商報價,符合區間的就采購。

在 SHEIN 眼中,一件衣服,供應商的生產成本多少,幾乎不算秘密,因此想要從 SHEIN 手中“賺大利潤”,幾乎不太可行。

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,仍然有一大批工廠、供應商“削尖腦袋”往 SHEIN 的供應鏈體系鉆。

微信圖片_20211029202049.jpg

一位服裝供應商反饋,為了能夠進入 SHEIN 的供應鏈體系,他們團隊經常會研究 SHEIN 的供應商政策,盡力往其標準靠攏。

“進入 SHEIN 的供應商列表,是我們接下來一個非常重要的目標。利潤是其次才要考慮的問題?!痹摴陶f。

供應商一面抱怨著給 SHEIN 供貨沒利潤,另一面又“不計代價”地想要進入其供應商列表,看似割裂矛盾,其背后也反饋出了目前服裝工廠的處境。

SHEIN是供應商的“保命符”

Tim 透露,許多供應商,其實是用 SHEIN 的采購來?;颈P。

SHEIN 雖然也是以小單快返為主,但勝在更新頻率超級高,總體采購量不小。

再加上 SHEIN 一些設計款產品,在交給工廠生產后,并不會禁止工廠賣給其他客戶。

因此,只要能夠拿下 SHEIN 的訂單,利潤低一點都沒關系,保本、保證能給工人發工資之后,再將 SHEIN 的設計款調高售價,給其他客戶,工廠就能獲利。

一位 SHEIN 的 A 級供應商向《藍海億觀網egainnews.com》反饋,目前 SHEIN 每個月的訂單總額在 300 萬左右。只要做好 SHEIN 的訂單,基本盤就有保證。

再加上有 SHEIN 的背書作用,尋找其他客戶也相對容易得多。

事實上,在 2014 年,幾乎沒有工廠愿意接 SHEIN 的訂單,究其原因就是單量太小,成本太高,“機器一開就虧錢”。

為了能夠保證工廠能夠在小單量的情況下,依舊不虧本,SHEIN 主動給供應商補貼,也包攬了樣衣打板的工作,降低工廠的生產成本。而這一成本,少則幾百,多則上千元,對工廠是個不小的負擔。

再加上 SHEIN 不會拖欠貨款,對供應商來說更是個難得的“品質”。

據晚點報道,兩位 SHEIN 供應商反饋,SHEIN 從不拖欠貨款,如果遇到結款日是周末,甚至會提前到周五,而不會延遲到周一。

信譽良好,不擔心會被拖欠貨款;再加上對工廠成本的考量,保證合作工廠“不虧本”,讓 SHEIN 成為了眼下許多工廠眼中的“第一梯隊客戶”。

一位泉州服裝工廠主說,如今只要能順利完成 SHEIN 下的訂單,基本就能過全年的盈虧平衡點。之后能賣出去多少衣服,就都是利潤了。

因此,即便給 SHEIN 供貨利潤率十分低,工廠也是樂意的,這是一條“看得見的底線”,“保命符”之稱,名副其實。

大形勢不好,工廠能接一單是一單?

SHEIN 自身對工廠有“致命吸引力”的另一面,是目前國內服裝工廠窘迫的現狀。

服裝界一直以來都流傳著這樣一個玩笑:哪怕中國所有的服裝工廠全部停工,庫存也夠全國人民穿三年了。

眼下,中國服裝工廠,以中小工廠為主。全國工廠大約 40 萬家,其中大工廠僅占 5%-10% 的比例,其余都是 100 人以下的中小型工廠。

業內人士表示,目前中國一半的服裝工廠都賺不到錢。因此,即便毛利率再低,也要硬著頭皮做。(信息源:參加 CANPLUSE)

一位寧波工廠主介紹,由于原材料漲價、物流成本上漲等一系列因素影響,目前寧波的出口針織類服裝企業利潤非常薄。

中國經濟周刊表示,目前主要靠跑量來維持盈利,如果訂單量沒上去,根本談不上賺錢。一件貨的利潤還不到一塊錢。

這些話并不是危言聳聽,更不是空穴來風。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上半年,全國規模以上紡織企業 3.3 萬戶,累計營收 2.34 萬億元,但利潤總額僅 1978.9 億元。

利潤率僅為 4.6%。

因此,對于服裝工廠來說,“蚊子腿再小也是肉”,有訂單,才能保證工廠正常運營下去。

嚴格意義上來說,眼下大部分工廠不具備“挑三揀四”的資格,“小單快返”已經被行業普遍接受。

根據相關數據顯示,服裝業目前接到的小訂單,占據總訂單數的 70%,以往大行其道的基礎款、暢銷款大訂單只有 30% 左右。

業內已經基本形成了一致觀點,未來碎片化訂單需求會越來越多,小單快返已經不可避免成為了主導服裝工廠的最終出路。

盡快適應小單快返模式,增加相關機器設備,已經是眼下多數工廠的當務之急。

而那些適應不了的工廠,要么被市場淘汰,要么只能尋求其他出路。

“我們今年已經收了生產線,開始轉型了?!?/span>

東莞服裝工廠主 Ben 向《藍海億觀網egainnews.com》透露,此前他們主要接 H&M、Zara 等外企的加工訂單。

但是自從新疆棉事件之后,大量外單萎縮,Ben 的工廠受到了很大影響。

而此前因為看不上百十來件的小訂單,Ben 的工廠沒能適應小單快返模式,最終只能關閉幾條大生產線,保留一點基本產能。

不過 Ben 的轉型之路,也找到了方向。從下半年開始,工廠開始注重數據研究和收集,走設計路線。通過款式設計,吸引客戶,有客戶下單后,再將生產委托給第三方工廠。

而原本的生產線,則保留一點應急加工能力,以應對不時之需。

“我們此前為很多國外客戶生產過產品,保留了大量的款式數據,也做了許多分析。目前雖然還在轉型,但是已經有一定成果了,我們的設計款產品,也獲得了部分客戶的青睞?!?/span>

盡管如此,能像 Ben 這樣轉型取得一定成果的工廠,并不多見,許多工廠主雖然知道需要作出改變,但仍舊缺乏轉型的魄力,只能接下一個又一個小訂單,勉強維持工廠運行。

能夠做到像 SHEIN 這樣,既能保證工廠不虧本,又能及時付款的客戶,自然也是目前服裝業工廠的首選客戶。

SHEIN 的崛起,讓資本對快時尚 DTC 出海品牌形成了強大的聚焦,紛紛加大對類似品牌的投入。比如近期頗受關注的 Cider、細刻、澳鵬等。

而一些大企業,也紛紛加入了 DTC 品牌的出海戰線,比如阿里巴巴近期上線了快時尚出海品牌 AllyLikes,阿里集團原釘釘 CEO 陳航(花名“無招”),在離開阿里后也自創了品牌“兩氫一氧”,搶道快時尚出海。

這些尾隨 SHEIN 而起的快時尚 DTC 出海品牌,也成為了工廠們在 SHEIN 之后的另一個選擇。

SHEIN 以及他的后進們,似乎成為了眼下中國服裝供應行業的“救星”。

只不過,隱藏在其背后的隱憂,始終沒有得到解決。

快拋快銷?速度、質量、浪費困局

SHEIN 在 2020 年營收近 100 億美元,已經連續 8 年實現增長超過 100%,但是 2020 年的數據,其實并未達到其內部的預期。

在 2020 年上半年,SHEIN 營收近 400 億人民幣的時候,內部就制定了沖刺千億規模的目標。但實際情況來看,其下半年的增速已經放緩,營收不到 300 億元。

只不知其庫存是否是依照目標采購,還是依照實際情況采購。倘若是依照既定目標采購的話,那就意味著有 300 多億的庫存實際上是滯銷的。

即便庫存方面沒有問題,實際上也透露出了 SHEIN 對目前全球快時尚市場過于樂觀的估計。

一方面,SHEIN 在大流量大銷量的支持下,成功對亞馬遜等電商龍頭造成了一定的沖擊;另一方面,SHEIN 在快時尚基因下攜帶的問題從未有效解決過。

比如質量問題。

專業 DTC 獨立站評分網站 Trustpilot 上,46735 人給 SHEIN 打分,總評分僅 2.6 分(滿分 5 分),評價等級是“Poor”。

微信圖片_20211029202054.jpg

其中打了最低等級“Bad”的消費者,占據了 41% 的比例,稍好一點的“Poor”,占了 13% 的比例。

也就是說,負面評價在 SHEIN 的評分中,占比高達 54%。

不僅如此,SHEIN 曾經因為發動內部員工給網站上好評,被 Trustpilot 嚴厲警告過。這 25% 的“Excellent”當中,是否摻雜著水分?

質量問題必然產生退貨問題,事實上,快時尚品牌在“浪費”這件事上,向來飽受詬病。

在快時尚產品出口過程中遭遇質量問題的投訴,很大程度上都是尺碼問題。

“我們的產品投訴當中,50%以上是投訴尺碼問題。大部分產品都偏小?!笨鞎r尚獨立站賣家嚴燕說,正常情況下,如果找國內的工廠拿貨,在獨立站上銷售都要加 1-2 個碼,比如 M 碼的要標 S 碼,XXL 碼的可能要標 L 碼的。

更關鍵的問題是,不提供歐美尺碼的這些工廠,本身也沒有標準的尺碼對照,賣家很難衡量一件衣服是要加一個碼還是兩個碼。

不過在貨到之后,怎么判斷尺碼是否有誤?肯定是要試穿過的。而這些試穿產品被退回到賣家手中的時候,基本只能等待銷毀,無法做二次出售了。

作為快時尚的前輩,如今已經“聲名狼藉”的 H&M,就做出了十分惡劣的表率。

據媒體報道,H&M 從 2013 年以來,一共燒超過 80 噸衣物,平均每年要銷毀 12 噸。(法國《費加羅報》)

保持高速運轉的 SHEIN,是否能做得比 H&M 好?SHEIN 的后進者們,又能否更進一步?

或者說,為了保證更新頻率,這些快時尚 DTC 品牌造成的浪費,比 H&M 等快時尚前輩更甚?

我們不得而知??梢钥匆姷氖?,SHEIN 已經在諸多西方媒體的炮火下,就環保問題被一再列為反面典型。

在全國服裝產能過剩的大趨勢下,快時尚 DTC 品牌的崛起,本該,也應該是緩解服裝工廠窘境的一劑解藥。

只不過,無論是資本、DTC 品牌,還是下游工廠,還是要留意“劑量”,是藥三分毒,凡是過猶不及,還需從根源解決問題。


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、分享本文

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
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
十八岁禁看黄片_十八岁禁看网站_十八岁以下禁看的网站